易中天教授谈“中华文明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分享到:
2013-12-04 00:18:56 【来源:】 点击:
    【穆斯林在线据腾讯文化讯】2013年11月27日,腾讯网十周年“中国说”思享会在北京举行。著名学者易中天教授发表了题为“中华文明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主题演讲。易中天指出,当前的天下大势是文明的冲突,其中最主要的冲突发生在西方文明、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之间,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必须思考其他文明的优势与我们的不足。

    他认为现代西方文明在当前占据优势的主要原因是具有普世的宗教信仰,而信仰的作用在于确定并延续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体系。与之相比,中华文明缺乏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普遍是实用主义的。
    在进入市场经济之后,中国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而价值体系仍是陈旧的,因此,才出现了一系列道德败坏和价值虚无的问题。所以中国的转型从根本上是文化或文明层面的转型。以下为演讲实录:
 
世界三大文明的特性

   易中天:现在世界上存在着多种的文明,但是,只有西方现代、伊斯兰和中华这三大文明是世界性的。中华文明代表着第一代文明,伊斯兰文明代表着第二代文明,西方现代文明则代表着第三代文明。现在最有影响力的是西方文明,比较弱势的是中华文明。
    这让我想起《出师表》中所说的:“此诚危急危际存亡之秋也”。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人家有什么或者人家的优越性是什么;二是我们的问题或者不足是什么。
    比较三大世界性文明,很清楚,西方现代文明和伊斯兰文明都是有信仰的文明,当然西方现代文明不等于基督教文明。
    我们知道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有一条特别重要的规定:国会不得立法建立国教。但西方现代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文明和新教文明的基础上的。伊斯兰文明更不用说,这两个文明特点都是一神教,这和犹太教也是一样的。
    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和犹太教文明是世界上三个最重要的一神教文明。犹太人认为他们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正因为犹太教的这种信仰,导致即使犹太人失去了祖国,分散在世界各地,但他们仍然可以作为一个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相反,很多失去国家的民族随着历史消亡了。因此,我们可以把信仰算作是犹太教文明好的地方。但不足之处是,它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只有我们犹太人才是上帝选民,其他人、其他民族很难成为上帝的选民,因此犹太教很难成为世界性宗教。
    再来看伊斯兰教文明,它主要讲两个概念:一个是特慈,一个是普慈。特慈是对一个群体,即穆斯林,独特的慈爱,而普慈则是对所有人慈爱。现在看西方文明,西方文明讲“普世”,连“特”都没有了,而是普世的慈爱。
 
汉民族有信仰吗?没有
 
    中华文明或者准确地说汉文明是没有信仰、没有宗教的文明。什么叫宗教?宗教是以信仰为中心的一整套价值体系、行为准则和礼仪规范。
    什么是信仰?信仰是对超自然、超世俗之存在的坚定不移的相信。比如相信某个科学真理,它是自然规律不能叫信仰;或者相信某一个道德信条,这是社会行为规范,也不能叫信仰。
 
按照这个标准核定,我们汉民族有信仰吗?没有。
第一,我们不存在超自然、超世俗的存在,我们没有创世神话。
    或许我们的民族曾经有过,但后来没了。例如,盘古是开天地的,不是创造天地的,因此他不能算作创世的神;而女娲是造人的,在她造人之前,黄土已然就有了,因此她也不是创造世界的神。
    我们没有一个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我们没有创世神,就没有终极创造者,没有终极关怀,就没有彼岸概念,因此我们无信仰。我们有没有信的东西?有,我们信神、信佛等等。
    但我们这个民族对这些东西的相信是实用主义的,比如我以前在农村看到神龛里面供奉着的有观音菩萨、太上老君、如来佛祖、土地公公、妈祖、自己的祖宗,除这些之外,还贴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多种信仰即无信仰
 
    多种信仰即无信仰,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我们有一句话叫“信则灵”,翻译过来是灵就信,不灵就不信。有人说,某某庙你要拜一下,很灵的,诸如此类。我们的崇拜是实用主义的,有那么多崇拜的对象,而且这些神灵各有各的分工。基本上各种班子都齐了,这是常实用主义的崇拜。这样的一种行为好意思叫信仰吗?
   
所以汉民族的文明特点是有鬼神无宗教,有崇拜无信仰。这样一种特点从西周就开始产生了,因为西周为我们的文明奠定了一个基础:以人为本、以德治国、以礼立序,以乐致和。
      
   我们的文明是这样的文化系统。这样的文化系统虽然经历了从春秋到战国、秦汉的国家制度的变化,但有些东西没有变,例如家国一体没有变,祖宗崇拜不变。既然是这样的系统,那么我们不可能产生对超自然、超世俗存在的坚定不移的信仰。
         
   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其实是一个误解,它是信念不是信仰。《国际歌》唱得好,“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能够实现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超自然、超世俗的东西呢?怎么可能是信仰的对象呢?所以它不是真正的信仰。
 
    那么,我们是靠什么延续至今的呢?

   实际上,一个民族或一种宗教,之所以有信仰的对象,说到底是为了要确保它的核心价值,比如独立、自由、平等,比如伊斯兰教说的至仁至慈。正是为了要保证核心价值观能够实现,因此要借助神的名义说出来,这才是信仰的意义。因此信仰核心价值不可或缺。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我赞成吴思先生的一个观点,从汉以后到辛亥革命,我们的核心价值是三纲五常,这是官民朝野的共识,到了计划经济时代是阶级斗争,这也是官民朝野的共识。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进入了市场经济的阶段,处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从古代到民国,我们的经济基础一直没有大的变化,所以儒家伦理在民国时还有维持作用。
         
    级斗争的价值和计划经济吻合。现在进入市场经济阶段,我们没有了符合中国国情,既能够延续中华传统又适合市场经济的核心价值体系。我们找不到这个东西。
       

   结果是什么?中国的经济空前发展了,中国国家政治地位也提高了,但国民文化素质和道德水准,却很抱歉,让人不敢恭维。如此才有那么多作假的,才有三聚氰氨,才有苏丹红等等。这个现状用一个话描述是“身强力壮,东张西望,钱包鼓鼓,六神无主”。
         
   因此,我决定用五到八年时间独立撰写36卷本的《易中天中华史》,这个工作只要回答一个问题:三千七百年以来,我们的命运与选择。我今天的发言内容是这套书的总序一部分,已经放在各位的袋子里。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贝贝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汉族 信仰 易中天 中华文明

上一篇:倡导伊斯兰宽容精神 应对极端思想挑战
下一篇:穆斯林社会正在日本悄然兴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