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兄弟的故事:一个皈依,一个反伊
分享到:
2017-02-21 13:53:58 【来源:伊斯兰之光】 点击:

肖恩和李两兄弟在第四频道录制节目

肖恩(Shaun)和李(Lee)是两兄弟,据他们自己说,青年时期的他们就如“毁掉了一般”,整天喝酒、吸毒、泡吧、赌博。肖恩说:“这么说吧,每次聚会都是在我们家,每次都是我做东。”

可是,如今的肖恩已经变成了阿布杜(Abdul),是一名皈依伊斯兰的穆斯林,他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他的真主,严格遵循着伊斯兰信仰的种种要求。而他的哥哥李却走遍了英国各个角落,去全国各地参加由“保卫英国联盟”(English Defence League)组织的反伊斯兰集会。如今的两兄弟早已背道而驰,选择了两条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但是阿布杜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直言:“我知道,李还是爱我的,当然,我也爱他。”

阿布杜和李两兄弟的故事已经由第四频道报导播出,他们的故事属于该频道《非常英国穆斯林》系列纪录片的一部分。该纪录片主要拍摄于伯明翰中央清真寺及周边地区,整个拍摄用时整整一年。据制片人发兹亚•可汗介绍,该纪录片旨在向外界展示普通穆斯林大众的真实生活,而不是他们日常看到的负面新闻。

在这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贝拉(Bella)和内雅拉(Nayera)在寻找真爱时结成了连理,瓦兹(Waz)和内夫(Nav)因媒体对穆斯林青年的偏见而备受煎熬,萨伊丹(Zaidan)既渴望伯明翰城的灯红酒绿,又渴望找到人生的真谛,我们也看到希德拉(Sidrah)想要让世人明白,她的面纱后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至于阿布杜,他七年前皈依了伊斯兰,他说:“我从未认为我是个坏人,我确实曾沉溺于毒品等,但是我一直以来都不是个暴力分子。”他说自己“发现”伊斯兰信仰纯属偶然,从此,他就“沦陷”了,他就被伊斯兰信仰倡导的生活方式与准则所折服。

阿布杜说:“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哇,这简直太棒了!’可是我依旧很留恋我过去的生活,我不想失去以往的那些‘快乐’。总之,皈依的过程很漫长,我花了三四年才明白我过去的生活是多么虚幻。”在这部纪录片中,阿布杜也谈到了自己皈依伊斯兰之前的迷茫与徘徊,他说:“伊斯兰彻底改变了我,我彻底摒弃了我之前的生活。”

作为阿布杜的哥哥, 李表示自己听到肖恩已经变成阿布杜的消息时非常震惊,他说:“我知道他有些小秘密,但我只是以为他是同性恋,我没想到他会皈依伊斯兰。在我看来,如果他想信教,我可能会认为他将成为基督徒,而不是穆斯林,作为一个白人,这简直非比寻常。”

李曾参加了好几次由“保卫英国联盟”组织的反伊斯兰集会,这些集会的主题很简单,就是反对穆斯林群体,反对穆斯林对待妇女及儿童的方式等等。李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是很讨厌穆斯林,我只在自己感觉很无聊的时候才参加这种活动。”

阿布杜和李两兄弟出生并成长于达德利郡(Dudley)。2009年圣诞节那天,阿布杜皈依了伊斯兰,此后的九个月内,他一直乘车往返于家和伯明翰城之间,直到他最终决定搬到市区居住。他说:“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穿上长袍的情景,我浑身颤抖着打开了家门,我在想,人们到底会怎么看我。白人总是会盯着我看,有时候他们的眼神在告诉我,我是个叛徒,可我并不是很在意他们的眼光。”

皈依不久,阿布杜就遇到了一位名叫希娜(Hina)的巴基斯坦穆斯林女子,过了一周左右,他们就见面了,又过了七天,他们结婚了。阿布杜说:“我们的婚事就是我们对真主的托靠与信仰”。婚后,阿布杜即刻就升级为了一名父亲,因为希娜当时带着与前夫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当然,阿布杜和孩子们的关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的信仰历程也充满了艰辛。如今,这对夫妻又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叫撒哈拉(Zahra),一个叫穆罕默德(Mohammed)。

纪录片中,阿布杜在穆罕默德出生后组织了一次聚会,邀请了当地穆斯林和自己的兄弟。镜头中记录了一个很尴尬的瞬间,李在后花园独自观察着阿布杜和其他人用手吃饭,他说:“感觉他们好像退化了一般。”

李还说:“说心里话,我感觉并不是很舒服,我去那儿只不过是为了我的弟弟肖恩。他选了他的路,我选了我的路,可他依旧是我的弟弟,我很想念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个肖恩。”

阿布杜在接受《观察家报》采访时说:“我和我的哥哥虽然意见不同,但是我们都很尊重对方。我还是感觉我和他很亲近,毕竟血浓于水,但我不确定我哥哥是不是也这么想。”

作为制片人,可汗花了整整六个月时间试图说服清真寺管理层允许他们拍摄这部纪录片,她说:“我们必须首先确立一种互信的关系,他们表示他们能信任我,但他们无法确定这部纪录片会不会节外生枝。诚然,这是个极具挑战的项目,但是我相信结局还是很美好的。”

李坦言,自己之所以决定参与这部纪录片的拍摄纯粹是为了弟弟,他还指出,这部纪录片让他对穆斯林有了更多包容。

至于阿布杜,他说自己决定参与进来是想让更多人听到穆斯林的声音,他不想看到人们肆意编造关于穆斯林的所谓“新闻”。他还说:“我想让人们与我们对话,我想打破这种尴尬的僵局,纵然是那些光头党,我也想让他们来找我谈,但是,英国人不喜欢问问题,他们更喜欢让问题沉淀。我们只需敞开心怀互信交流,我们只需打破一切隔阂。”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英国 兄弟 故事

上一篇:英国科学教授归信伊斯兰谈心得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