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纷乱的世界学会若无其事地活
分享到:
2017-08-21 18:11:29 【来源:】 点击:

“他的私欲怂恿他杀他的兄弟,他杀了他,变成了亏折之人。真主使一只乌鸦来掘地,以指示他怎样掩埋他兄弟的尸体,他说:伤哉!我怎不能像这只乌鸦那样,把我兄弟的尸体掩埋起来呢?于是,他变成悔恨的人。”(筵席章 30-31)

抬头仰望,低头沉思。天上地上的一切,阳光和空气,森林和湖海,无穷的丰富和无尽的茂盛,维持生命的养分和气息,无一不是真主给人类的造化和恩典。真主没有亏待任何人,是人类从始至终自亏了。

人祖阿丹的儿子哈比勒是敬畏安拉的人,安拉赐给它恩典,接受了他虔诚为安拉奉献的牺牲。阿丹的另一个儿子戛比勒因为嫉恨杀了他的兄弟,成为亏折的人。后来安拉派去一只乌鸦扒地,让他看如何埋葬它兄弟的尸体,他说:“我真伤心啊,难道我不如一只乌鸦,埋葬我兄弟的尸体吗?”他成了一个悔恨交加的人。

约旦17岁少年在以色列驻约旦使馆被以色列警卫枪杀,让整个约旦心疼了几天。一个血气方刚的鲜活生命在送家具的偶然,在父母未曾料到的必然,在风华正茂的年华陨落。心疼蔓延,怜惜所有人的生存不易。

看以色列年轻警卫杀人回乡后曝出的声色犬马的照片,心里没有了其他任何情绪。一个如花似锦的年纪对生命如此不敬乱杀无辜后可以把酒笙歌,还是心疼!


看以色列定居者侵占希伯伦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后,一群孩子欢呼雀跃的庆祝。看也门人民面对的战乱和饥荒。看这人类之间仁爱和慈怜贫瘠的群魔乱舞,没了愤怒,没了憎恶,只剩空心徒然疼。

早早的楼下邻居坐在院子里一如既往的聊。男人女人大人孩子每晚聊天,抽水烟,甚至开帕提夜夜欢歌到午夜,睡半个晚上起床继续聊。整日闲暇,会不会聊着聊着白了发?

就像Facebook朋友圈。伊拉克战争了,叙利亚难民潮了,海湾各国和卡塔尔翻脸了,爱爱思神秘蒸发了,阿克萨清真寺失守了,甚至近在咫尺的以色列使馆警卫枪杀约旦少年了.....脸书阿拉伯朋友的圈里永远都是晒颜值,晒幸福,晒奢华,晒吃晒娃,晒歌舞升平似太平盛世。叙利亚孤儿明信片义卖击打不出微澜,为叙利亚难民慈善捐助仅募到150条毛毯。在纷乱的最前沿视而不见。


两千年巴勒斯坦阿克萨清真寺看到的高高在上的持枪以色列士兵,下面摩肩接踵的耶路撒冷老街市场里的巴勒斯坦平民,是否都依然如故的淡然?

无视是聪明的逃避?还是无奈的选择?

曾数日之内从悠闲自在的国内城市重返空气中充满无形压力的阿拉伯街区,从国内绿树成林好山好水重回荒野苍凉的阿拉伯戈壁,从充满梦幻的香港迪士尼乐园童话重见孤苦伶仃远离家国失去父母的叙利亚逃亡孤儿,从从容的“生活着”走进尽量的“活着”。恍如穿越隔离的两个空间,曾不知所措的自问,花的钱是不是浪费应该愧疚?过的好是不是错?

朋友说要带儿子来体验叙利亚难民营的生活,我说别来吧,不幸见太多,心会纠结幸福是不是罪恶。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上一篇:从一位位亡人中参悟醒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