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真
张维真,回族,甘肃临夏人。中国著名的穆斯林学者。 1963年生于甘肃临夏(河州)。 1982—1985年,在临夏外国语学校(原中阿学校)学习。 1986—1992年,学习于巴基斯坦国际伊大阿拉伯语言文学系。 1993—2004年,相继任教于甘肃临夏外国语校、广河外语职业学校等。 2004—2010年任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院长。 2010年10月,任临夏外国语学校校长。
热门排行
张维真:什么是海纳百川
分享到:
2019-02-27 03:29:36 【来源:张维真】 点击:
一直以来,谈到近现代伊斯兰文化和思想的复兴,历史学家或一般学者主要关注的是那些伊斯兰思想家、学者、改革家,而很少关注、或基本不关注那些以文学评论或文学创作为主线的作家和文学家。

现代著名文学评论家、思想家穆罕默德·莱哲布·巴尤米محمد رجب البيومي 首次打破这一惯例,在他的著作《近现代学者评传》النهضة الاسلامية في سير أعلامها المعاصرين 中,把我们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不仅涉笔近现代有影响的伊斯兰学者,如穆罕默德·拉希德·里达محمد رشيد رضا 、穆罕默德·穆斯塔法·穆拉基محمد مصطفى المراغي 等,也涉笔主要从事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的一些作家、文学家,如艾哈迈德·哈桑·赞亚特أحمد حسن الزيات、穆斯塔法·鲁特菲·曼夫鲁提مصطفى لطفي المنفلوطي等,探讨他们的文学作品、文学评论与伊斯兰思想、伊斯兰文化的关系。

巴尤米的文笔,把我们引向二十世纪初到二十世纪中叶伊斯兰世界群星璀璨的思想家、学者,不仅带我们去俯瞰近现代思想复兴中起过举足轻重作用的众多伊斯兰改革家、思想家,而且带我们去目睹那一段历史上的文学巨匠、天才作家。

探讨近现代阿拉伯文学与伊斯兰思想的关系,那些杰出文学家文学作品、文学评论中折射的伊斯兰价值取向,也许是这部巨作中前无古人的一个亮点。在这之前,不要说是中国读者,就是阿拉伯世界的读者,也无法把艾哈迈德·赞亚特أحمد الزيات 、穆斯塔法·鲁特菲·曼夫鲁提مصطفى لطفي المنفلوطي 等与伊斯兰思想和文化联系在一起。

顺着巴尤米的笔触,我们走近这些文学大师的作品,使我们不至于与他们文学作品中蕴含的伊斯兰思想擦肩而过。巴尤米让我们认识到一个活生生的历史:不仅仅是那些纯粹伊斯兰专业的学者,如经注家、法学家、圣训学家,才可以展示伊斯兰的文化和思想,那些几乎被忽略、被忘记的作家、文学家那里,也可以看到熠熠生辉的伊斯兰思想。

这是一般撰写近现代伊斯兰思想的人所遗忘的一个领域,巴尤米以他敏锐的洞察和慧眼,为我们史海钩沉,找回这一弥足珍贵的瑰宝。

巴尤米这部力作的另一个亮点,是把不同、甚至对立观点和倾向的学者、思想家纳入这部著作,使读者一睹近现代伊斯兰不同思想学派之间碰撞发出的火花,犹如一睹伊斯兰初期各大法学学派、思想学派之间的“百家争鸣”。

作者是哲马鲁丁·阿富汗尼جمال الدين الآفغاني 、穆罕默德·阿卜杜محمد عبده为起点的近现代改革维新学派的支持者,他在本书中以饱满的热情讴歌穆罕默德·拉希德·里达محمد رشيد رضا 、穆罕默德·穆斯塔法·穆拉基محمد مصطفى المراغي 、马哈茂德·谢尔图特محمود شلتوت等改革维新学派的继承者,但这不影响他对这一改革维新学派持不同意见、甚至对立观点的一些学者也予以客观介绍,并对他们之所以如此的历史原因和历史背景予以探讨。

例如,谢赫穆罕默德·扎西德·考赛里محمد زاهد الكوثري 和谢赫穆斯塔法·萨布里مصطفى صبري 被认为是近现代改革维新学派的劲敌,前者在许多文章和著作中频频攻击古代的伊本·泰米叶、伊本·盖伊姆,近代的穆罕默德·阿卜杜、马哈茂德·谢尔图特等,措辞尖刻,不留余地;后者在其名著《理性的立场》موقف العقل والعلم والعالم من رب العالمين وعباده المرسلين 中广泛抨击近现代改革维新学派的思想家和学者,从穆罕默德·阿卜杜到穆罕默德·法里德·乌基迪محمد فريد وجدي ,捕风捉影地断定他们否定奇迹المعجزات 。

作为改革维新学派的支持者和跟随者,作者巴尤米并没有因此而把这些“持异议者”剔除出去,而是对他们的生平事迹、学术贡献、思想影响作了一个历史学家应有的客观评述,同时指出他们思想观点、著述方法中的偏颇,认为考赛里大可不必用那样刻薄的话语去对待论资排辈可以做他老师的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萨布里也无需主观地认为穆罕默德·法里德·乌基迪等大学者否定奇迹المعجزات ,因为他们的相关著作证明萨布里的臆测纯属无中生有。

谈到穆斯塔法·萨布里مصطفى صبري 对近现代改革维新学派学者、思想家的诋毁时,作者指出,萨布里作为伊斯兰的坚定捍卫者(作者详细叙述了萨布里与凯末尔的世俗主义作斗争的事迹),完全可以把这些学者、思想家视为和自己同一战壕的战友,而不是不共戴天的敌人。至于不同观点,完全可以抱着追求真理的目的,在纯洁的学术氛围中予以探讨,而不是大张挞伐,人身攻击。

作者对考赛里محمد زاهد الكوثري 和萨布里مصطفى صبري的评述,应该作为学者们评述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特别是学者们之间分歧乃至对立现象的范例。

作者写到哈桑·班纳حسن البنا 时称自己是他的粉丝之一أحد مريديه,可见班纳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但作者不像伊斯兰世界一些学者那样,歌颂某个学派、某个思潮的领袖和学者时,如果不是贬低其他学派和思潮的学者,至少也会把他们排除在对伊斯兰复兴作出贡献的学者行列之外。比如阿巴斯·马哈茂德·阿嘎德عباس محمود العقاد 、穆罕默德·侯赛因·海卡尔محمد حسين هيكل 等,显然与哈桑·班纳代表的思潮没有关系,而且前者一度批评过哈桑·班纳,这也没有影响作者对阿嘎德、海卡尔等被一些人认为有世俗主义倾向的学者予以客观探讨和研究,并且对强加于他们的不实之词一一给予反驳。

本书中最亮丽的风景线,是作者对一些学者不同观点、不同立场的精辟分析和判断,一反以往许多学者非此即彼、选择站队的方法论。

除了考赛里、萨布里与改革维新学派的矛盾和冲突,还谈到著名文学家、思想家穆罕默德·穆斯塔法·拉菲仪محمد مصطفى رافعي 与和他齐名的阿巴斯·马哈茂德·阿嘎德عباس محمود العقاد 的观点交锋,指出假如双方不是用过于激烈的言辞抨击对方,他们的交锋完全可以避免。作者认为这两位巨人的交锋,是观察角度的不同,文化结构的差异,而不是实质性的分歧,他们为阿拉伯文学、伊斯兰文化的复兴作出的贡献不分仲伯。这与现代一位著名学者的观点不同,这位学者谈到赛义德·库特卜سيد قطب 时说,赛义德早年属于阿嘎德为代表的文学流派,而当时代表伊斯兰思想的是穆罕默德·穆斯塔法·拉菲仪为代表的文学流派,而作者巴尤米则认为他们两人同属捍卫伊斯兰的文学流派,只不过某些观点不同而已。

把近代著名学者艾哈迈德·艾敏أحمد أمين (纳忠等所译《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作者)、穆罕默德·侯赛因·海卡尔محمد حسين هيكل (王永芳译《穆罕默德生平》的作者)写进这部著作,并予以充分探讨,是作者的过人之处。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这两位学者多有偏见,原因仅仅是前者的《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فجر الإسلام ، ضحى الإسلام ، ظهر الإسلام 有错误观点,后者受了东方学家的影响。

对这两位学者的学术贡献和思想影响予以正面肯定的同时,作者对他们作品中有争议的观点作了客观评述,指出艾哈迈德·艾敏生前就已经看到一些学者、特别是穆斯塔法·西巴伊مصطفى السباعي 对《文化史》个别观点的批评,并诚恳接受;穆罕默德·侯赛因·海卡尔本身在《穆罕默德生平》中对东方学家的观点予以批驳,他的其他作品也证明他执着的信仰、不凡的学术地位,说他是“东方学家的走卒”纯属捕风捉影。

记得留学期间一位老师亲口说艾哈迈德·艾敏是“犹太共济会”的成员,前一段看到一个资料把近现代改革维新学派的主要学者、领袖列入“共济会”。无中生有,草木皆兵,已经成为一些激进学者的通病。针对这一现象,作者在为艾哈迈德·艾敏作辩护时说,一些人总是把自己看得高于一切,可以随意判断他人的信仰和思想,甚至可以进入他人的内心去窥测他的动机,尽管这种做法与先知的教诲背道而驰。

近来读了艾哈迈德·艾敏的许多文章,深感自己以前对他有很大偏见,其实他的作品的深度、广度和视野,以及他朴实无华、行云流水的文风,是许多近现代学者所不及的。在十卷本的《感悟录》فيض الخاطر 中,他对“信仰安拉”、“信仰后世”、“伊斯兰的未来”等内容的论述独具匠心,读后让人荡气回肠,掩卷深思。至于他的一些错误观点,则是人之常情,古今任何一位学者、伊玛目也没有避免错误,否则先知不会说“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最好的人是及时忏悔的人”,伊玛目马力克也不会说“每个人的话可取可舍,除非是先知”。

作者穆罕默德·莱哲布·巴尤米محمد رجب البيومي在他六卷本的《近现代学者评传》中,不仅让我们一睹那一段精英荟萃的历史,而且带给我们一种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著述方法和处事态度。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张维真 海纳百川 要死了文化 近现代学者评传

上一篇:张维真:画像、沾吉等问题的解答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