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和伊斯兰金融
分享到:
2017-03-07 08:49:59 【来源:新浪】 点击:


  伊斯兰金融和投资对全球穆斯林而言是令人振奋的机会,我们认为其将有可能继续增长。近期,我很荣庆出席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GIFF),并有机会分享我们的团队观点以及对新兴市场中伊斯兰金融的未来进行交流。今年的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中有超过一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我认为这证明了伊斯兰金融的增长。

  穆斯林国家以外的许多投资者可能对伊斯兰金融知之甚少,但全球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了解伊斯兰金融,并产生兴趣。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行长慕哈末依布拉欣(Datuk Muhammad)在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上发表讲话称,截至2020年,全球伊斯兰金融的总资产预期将超过3万亿美元。[1]他同时讲到,当前伊斯兰银行在至少10个司法管辖区的资产占银行总资产的20%以上,许多国家的银行在提供传统类型的金融服务和产品的同时,也都提供穆斯林银行业务服务。[2]

  对不熟悉伊斯兰金融的投资者而言,伊斯兰金融包括股票和基于信用的投资(又称伊斯兰债券),二者均须遵守伊斯兰(伊斯兰教法)法律。投资目标与其他类型的投资目标相同,即为获取优厚回报和/或产生收益。不同之处在于伊斯兰投资必须遵守各种教法,包括禁止支付利息(所谓的“利息禁令”)以及若干禁止活动和产品,包括酒、武器、多种食品和食品相关活动。对于分辨投资是否符合伊斯兰教法是件很复杂的事情,这需要伊斯兰学者的积极参与,但他们可能总是意见不一致。这对投资者而言增加了一层难度。如果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被视为不符合伊斯兰教法,那么基金经理不能购买、持有或卖出其股份。当然,任何投资的理想目标或目的是为其投资者盈利。因此,我认为有必要了解这些投资类型与更广泛的新兴市场股票以及更广泛的发达市场全球股票之间的表现差异。2020年以来,MSCI伊斯兰总回报指数的表现与MSCI新兴市场总回报指数的表现大体一致,只略有不同,而表现整体优于MSCI世界指数。[3]当然,一些国家的股票市场表现优于或逊于其他国家。我们注意到自2002年以来,印尼、土耳其和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投资指数部分时期出现波动,但整体上优于该类别下的许多其他国家。

  如果将MSCI新兴市场伊斯兰指数中的行业比重与更普遍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进行比较,将会发现明显差异。例如,金融业在伊斯兰指数中比重非常小,而非必需消费品和能源行业在伊斯兰指数中的比重较高。指数间的国家比重也存在差异。

  穆斯林世界的经济增长

  全球穆斯林人口正在不断增多,同样地,穆斯林国家的经济也正在快速增长。1987年,主要穆斯林国家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约4%;截至2015年12月,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约8%。[4]我们认为该比例将继续增长。我们同时注意到,过去20年来新兴市场(包括许多穆斯林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普遍高于发达市场。

  许多西方投资者将中东国家与穆斯林世界联系起来,但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国家也拥有大量穆斯林人口,且潜在增长趋势向好,其中印尼是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

  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的枢纽

  在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上,马来西亚央行行长讨论了马来西亚作为伊斯兰金融的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其还运营传统的金融市场。马来西亚是伊斯兰金融的先驱,而且其央行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发展伊斯兰金融。2001年,马来西亚证监会提出一个将该国建成伊斯兰金融领导者的框架,作为其第一个十年“资本市场发展蓝图”(Capital Market Master Plan)的一部分。2006年,该国成立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MIFC),助其进一步实现成为国际伊斯兰金融枢纽的目标,我认为该国显然已达成该目标!

  今年马来西亚股市表现低迷,其货币亦然,林吉特兑美元的汇率已跌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我们不得不自问:这个国家真的有那么糟糕吗?今年的抛售合理吗?确定货币估值的方法有很多,但我们采用购买力平价法来确定货币是否被高估或低估。购买力平价衡量一国通胀与美国通胀的比率。例如,如果马来西亚、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通胀高于美国的通胀,那么这些国家的货币兑美元理论上必然下跌。基于该指标,目前我们发现中国与马来西亚的货币,以及印尼、泰国和沙特阿拉伯的货币似乎被低估。基于市盈率和市净率等指标,新兴市场的股票亦整体上被低估。

  马来西亚其他基本面方面,我们知道该国是油气净出口国,因此,较低的油价对其造成负面影响。马来西亚是全球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棕榈油也是其主要出口产品,而棕榈油价格一直低企无疑至少在心理上对市场造成影响。然而,全球对棕榈油的使用并未减少,主要由于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并未减少,我们预计其价格不会长时间低迷。此外,马来西亚的出口产品众多,而且其实际上是主要由消费拉动的国家(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60%),因此,单看商品价格无法解释该国看起来可怕的市场状况。服务业占马来西亚经济的一大部分,我认为这是一个市场成熟的标志。自1996年以来,其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约5%,虽然很多预测者预测今年的增长将低于5%,但其似乎仍维持稳定的增长率。其他指标方面,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为89%,而且公共或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4%。[5] 虽然部分观察者可能认为这些数据很高,甚至高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但实际上这两个数据均低于美国的水平。马来西亚的贸易顺差稳健(能够拥有的国家不多),而且外汇储备维持在健康的水平。我们也相信马来西亚的人口在未来会成为一个利好因素,因为其年轻人正进入生产率最大的年龄,这也代表着一个庞大的消费者市场。我认为该国的很多消费者行业非常有潜力,旅游业亦然。

  如果经济基本面看起来不像危机信号,那么政治丑闻似乎更有可能是外国投资者逃离马来西亚的原因。1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违约和相关的政治丑闻影响了投资者的情绪和信心。然而,外国投资者的流动通常属于短期性质,而且是暂时性的。负面新闻确实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但如果我们找到长期复苏的理由,我们基本上会将这段时期过激的市场反应视为机会。我们发现当前马来西亚的很多行业具有吸引力,包括不仅从事生产,亦从事勘探、精炼和营销的综合性石油公司,以及涉足消费者行业的公司。

  我们的策略一直专注于长期,而且不会因为单个新闻事件而改变方向;这是我们在投资任何市场时所坚守的一点。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并不是马来西亚经济的全部,尽管积极的解决方案应有利于提振投资者情绪。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扩散正在加快社会的变化,包括曝光很多国家的贪污。公开揭露贪污和丑闻有利于带来积极的较长期改变,希望马来西亚和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展遵循此道。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继续在伊斯兰金融领域努力。我对慕哈末依布拉欣在全球伊斯兰金融论坛上关于新科技创新如何推动伊斯兰金融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的发言很感兴趣。他谈到数字革命和科技应用的普及如何渗透到金融行业的各个方面,以及所谓的“金融技术”创新已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体验和交付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方式。有一段时间我也一直在讨论这方面的内容。新兴市场的很多领域正在经历科技的跳跃式发展;各个领域都在极快速地采用新技术。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全球范围内不断增长的移动银行和电子支付系统。今年马来西亚推出了首个符合伊斯兰教法并基于互联网的银行平台,即投资账户平台(IAP)。该平台由马来西亚六家伊斯兰银行构建,利用科技将投资者的资金有效传输到可行的经济企业,促进风险共担和支持跨境投资。这只是新技术如何改变伊斯兰世界以及新兴市场世界的一个例子。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斯兰 马来西亚 金融

上一篇:资产规模全球最大 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举足轻重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