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真
张维真,回族,甘肃临夏人。中国著名的穆斯林学者。 1963年生于甘肃临夏(河州)。 1982—1985年,在临夏外国语学校(原中阿学校)学习。 1986—1992年,学习于巴基斯坦国际伊大阿拉伯语言文学系。 1993—2004年,相继任教于甘肃临夏外国语校、广河外语职业学校等。 2004—2010年任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院长。 2010年10月,任临夏外国语学校校长。
热门排行
张维真:危机自取
分享到:
2018-08-08 09:26:29 【来源:张维真】 点击:

如果没有摄影,你无法欣赏这样美丽的画面;如果没有摄像,你无法观赏电视上的大千世界,自然也无法深层体会古兰经让我们观察天地的教诲。

可有人偏要说先知禁止画像,现在的摄影和摄像,与先知所说的“画像”是同一个阿语词汇!

我不想从先知说那段圣训的具体背景、阿语词汇的伸缩性去展开,我要说的是格尔达威那句话:以色列的卫星上天,把我们的土地一寸寸拍摄下来,为进攻我们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我们还在争论照相是否合法。

还要补充的是:当西方人铤而走险,千辛万苦,把一个个美轮美奂的镜头展示给世人,把造物主的化工之妙搬到我们眼前的时候,如果我们惊呼“这是非法!”,而不是惊呼“赞美真主!”,我们岂不滑稽?

由此想到穆罕默德·安萨里的一句话,“有些人背记力超常,理解力不敢恭维。” “伊斯兰法学在先贤手中是一种灿烂的文化,而在后人手里成了僵尸。”

说来好笑,从埃及带来系列体现伊斯兰文学的小说,很想做些研究,把这一崭新的领域介绍给读者。但之前看到某海湾国家一位谢赫的断法:小说非法,因为是谎言和虚构。

无怪乎海湾国家几乎不产生小说家,有的是圣训学家,教法学家,古兰经注释家。即使后面这些“家”,也绝少思想敏锐,高瞻远瞩。

我想,如果小说非法,剧本也非法,电影、电视剧更属非法,因为后者不仅虚构,而且男女混杂,伤风败俗。

无怪乎海湾国家的影视业几乎为零,谁也不敢背一个“谎言”更遑论是“男女混杂”的骂名。

与此同时,这种禁锢一切的断法,并没能阻止电视台女主持人袒胸露背,刻意仿效西方女性。是极端造就的极端。

但关键是,这是伊斯兰教的问题,还是我们的理解问题?是经训本身的危机,还是我们的因噎废食、本本主义导致的思想危机?答案自不待言。

针对有人以“谎言”为由反对艺术,百年前的思想家穆罕默德·阿布杜说:人会说谎,但也不能因此而反对说话,把嘴缝起来。

我们的短视,说明我们的理解水平与伊斯兰的博大精深格格不入。

我们的落伍和危机,是我们咎由自取。古兰经说:“陆地和海洋中出现腐败,是人们咎由自取。”(《罗马章》41节)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张维真 危机 圣训 伊斯兰教 理解 咎由自取

上一篇:张维真:恩师杂忆(二)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