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镖
金镖,生于1966年,青海西宁人。曾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马相臣教长帐下求学多年,1988年毕业穿衣。留学埃及九年,1994年获得艾资哈尔大学教法学学士学位。1997年归国,在西宁富强巷清真寺任教长。任教期间,树立“新旧结合中阿并重信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办学理念,十一年培养学子五百多人,其中穿衣39人。现任青海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西宁南关清真寺教长、穆斯林在线伊玛目。致力于清真寺功能的拓展和经堂教育的传承与改革,积极探索并践行向国人传达伊斯兰真谛的最佳途径。
热门排行
魅力伊斯兰
  • 央视报道仪征民族团结故事
  • 明确场所法律主体地位 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建设——国家宗教事务局与民政部联合发文推动宗教活动场所法人登记工作
  • 【信仰与人生】 穆斯林要有道德 道德是科学发展 文明进步的关键
金镖:众学者是先知们的继承者(十一)——马相臣阿訇
分享到:
2019-02-20 05:45:39 【来源:中正之道】 点击:


亲爱的穆斯林同胞们:

凯西尔·伊本·盖斯传述:有个人从麦地那长途跋涉前往大马士革见艾布·戴尔达伊。艾布·戴尔达伊问:“弟兄,你为何而来?”来者回答:“一段圣训,我听说你从安拉的使者那儿听到的。”“你来这儿还有其它事吗?”“没有。”“你来是为经商吧?”“不,我来只是为求得圣训。”

艾布·戴尔达伊说:我听安拉的使者(祈主福安)说:“谁踏上寻求知识的道路,安拉使他登上了通向乐园的坦途,天使们因喜悦求知者而垂下翅膀,天地间的一切为学者求饶恕,连水中的鱼类也不例外。学者优越于修士如同月亮优于其它星体。众学者是先知们的继承者,众先知未曾留下金银钱币,他们留下的只是学识,得到它者便获得了全额的福份。”《提尔米济圣训集》等。

“众学者是先知们的继承者”中的“学者”首先指的是知遵双全的教门学者,在我国被称为阿訇,阿訇们是先知们的继承者。

我们已经讲述了近代的四大阿訇、王宽阿訇和西北著名的马良骏、虎嵩山阿訇,以及二十世纪对我国伊斯兰影响最大的马万福阿訇和创立经堂教育的胡登洲巴巴。阿訇们用他们的语言和行为传播伊斯兰教,传承伊斯兰文化。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这位阿訇处于我国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伊斯兰教遭到灭顶之灾,真主的襄助之下教门重新回来的那个阶段。

历史上,中国穆斯林受到许多磨难,尤其是清代,但对伊斯兰文化和信仰而言,伊斯兰教遭到灭顶之灾是文革时期。仅以大通县为例,该县的清真寺全部被拆毁,无一幸免。在那个时期,许多阿訇被劳改甚至命丧监狱,曾先后担任南关清真寺教长、东关清真大寺教长的买成章阿訇就是在监狱里归真的。1979年改革开放,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恢复和落实,知感真主,教门又回来了。

这位处于艰难历史时期承前启后的阿訇就是我的恩师马相臣阿訇,他曾担任东关清真大寺教长17年(1979年—1996年)之久。

图为1982年马相臣教长在“主麻”聚礼时念呼图白

东关清真大寺在全国举足轻重,尤其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可以说,东关清真大寺是当时我国传统经堂教育的最高学府,培养了一大批全国有影响的阿訇,比如曾担任兰州西关清真寺教长、甘肃省伊协会长的杨森阿訇就曾毕业于东关清真大寺。

马相臣(1916年—1996年),名国芳,字相臣,经名穆罕默德,青海省湟中县大才回族乡措隆村认,人称“措隆阿訇”。他自幼在本村清真寺念经,后到大通县吉拉大庄清真寺,师从郭干阿訇学习三年;再到门源县瓜拉清真寺师从毛头哈吉,之后回到本村,跟随在本村清真寺开学的洮州(甘肃临潭县)敏万卿阿訇学习。

马相臣阿訇家境贫寒,姐妹众多,家中只有他一个男孩,双亲年近古稀,老迈不堪,他还肩负着照顾家庭的重任。他没有专门在寺里学习的机会,早上在寺里听经,然后背着经到地里干活,等休息的时候坐在地上学习,由于阿訇的勤奋和努力,他比在寺里专门学习的学生学得更好。

1942年,马相臣阿訇到西宁东关清真大寺大学班深造。

1945年毕业“穿衣”后,先后在湟中县汉东回族乡冰沟清真寺、大才回族乡中沟清真寺任开学阿訇。

1952年,被聘为西宁市路林巷清真寺教长。

1959年,被推选为西宁东关清真大寺副教长(时任教长为韩生贵阿訇)。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被戴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下放原籍,管制劳动。

1979年,他的冤假错案得到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并被推选为西宁东关清真大寺教长,马士福阿訇任副教长。

图为马相臣教长和两位徒弟金镖(左)和杨景山(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摄于1987年3月)

马相臣教长竭力培养学生,晨礼前的早课从不延误,严厉对待学生,培养了一大批经学水平高、思想中正的阿訇。

马相臣教长道德高尚,待人和善,他和马士福阿訇相处十九年,互相尊重,从没有争吵过。1996年,马相臣教长第二次朝觐期间,于5月11日在麦加归真,葬于“占乃图里麦尔俩”。当马士福阿訇得知噩耗,眼泪直往下掉,遂带领教众为老教长遥站殡礼,这是一件东关大寺历史上空前的事情,也充分说明两人近二十年深厚的友谊。

马相臣教长宽容大度,文革时期万人批斗大会上有一人公开对他扇耳光,教长既往不咎,后来还善待此人,亲自送这个人去开学。我听说此事后,曾问过恩师,他却笑答:“他只是别人的工具,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马相臣教长言行儒雅,不说脏话。我跟随恩师在东关清真大寺学习七年,当年我们常常惹恩师生气,但从没有听他骂过脏话。

马相臣教长的演讲铿锵有力,字字珠玑,结合实际,解决现实问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甘青两省吸毒贩毒猖獗,他不仅在东关清真大寺讲毒品的危害,还在兰州西关清真寺应杨森阿訇的邀请在主麻为大家说明吸毒贩毒的危害。

他虽不大识汉字,但兴趣广泛、知识面广,常让学生为他诵读报纸,对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消息特别感兴趣,对各个国家的地理位置了如指掌。

他为人谦逊,善于团结不同教派的人。记得当年马登科阿訇等属其他教派的阿訇常常是他的座上客。

他目光远大,高瞻远瞩。我本人出国留学就是他指导并安排的,记得他曾对我说:“你在我这儿该学的都学了,去埃及爱资哈尔大学求吧,那是伊斯兰国家最好的大学。”

直到现在,和同学们提起恩师的时候,我们无不思念他对学生们的疼爱并潸然泪下。祈求真主赐福他,饶恕他,并且升高他的品级!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金镖 学者 先知 继承者 马相臣 阿訇 东关清真大寺

上一篇:金镖:众学者是先知们的继承者(十)——胡登洲阿訇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