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屠杀穆斯林,可我最终皈依了伊斯兰
分享到:
2019-04-30 11:41:27 【来源:伊光网】 点击:

译者注:本文作者理查德•麦金尼(Richard McKinney),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士兵,曾在中东各国参与军事行动。彼时,麦金尼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达到极点,他不遗余力地冲锋陷阵,射杀所有他认为可能是敌人的穆斯林。他坦言,死在自己枪下的穆斯林不计其数,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具体数字。

退伍回家后,麦金尼依旧仇视穆斯林,他无法容忍看到穆斯林群体在自己的“祖国”与自己一同生活,于是,他决定充分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制造炸弹,炸毁当地一座发挥清真寺职能的伊斯兰中心。

仅仅八个礼拜之后,就在这座他原本想要炸掉的清真寺,麦金尼皈依了伊斯兰,成为一名穆斯林。最为有趣的是,如今的麦金尼,已经成为这座清真寺的主要负责人。

以下,是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爆发后麦金尼先生发表的内心感言。




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案爆发后,我无法抑制内心的痛苦,同时,我也感到自己的心在颤动。因为我知道,曾几何时,我也想做这样一件事,我也想过这样屠杀无辜的穆斯林。

几年前,我迫切地想要炸毁我家乡一座清真寺。坦白讲,我差一点就完成了那次袭击。

我是一名美国白人,出生于东北工业区,从小就热衷于参加教堂活动,高中毕业后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中东地区、索马里等国参加诸多军事行动。从那时起,我就认定伊斯兰为我最大的敌人。

作为一名海军陆战兵,我很自豪,我曾经热爱战争,可后来,我发现我的内心无比痛苦,我不敢回忆自己在战场的所作所为,只有酒精才能麻痹我自己。退役后,我对酒精的依赖越来越强,我对生活不报任何希望,每一天,我就在酒精中度过,对于穆斯林的无尽仇恨,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于是,我决定造一颗炸弹,在我的家乡印第安纳州曼西市(Muncie)伊斯兰中心引爆这颗炸弹。我坚信,我已一无是处,这将是我为祖国作出的最后贡献。我很清楚,引爆炸弹后,我就将面临死刑,但我并不在意,因为那时,支撑我继续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我对伊斯兰的仇恨。按照原定计划,我的炸弹会炸死200多名穆斯林。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正在我制造炸弹期间,有一天,我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回家后对我说她在学校见到一名戴头巾的穆斯林女子,她很好奇。而我却瞬间暴怒,我向女儿大吼大叫,大声咒骂穆斯林。突然间,我发现女儿眼中充满了恐惧,她看我的眼神,就好象在看一只失控的野兽。

我被女儿看我的眼神吓到了。于是,我决定在实施炸弹袭击前给穆斯林最后一次机会,我决定去曼西伊斯兰中心看看,看看那里的穆斯林到底是否真的该死。当我走进伊斯兰中心的那一刻,立马就有人上前欢迎我,他问我:“先生,有什么能为您效劳吗?”不知为何,原本暴怒的我突然变得很平静,我对他说:“你给我讲讲伊斯兰吧。”

他给了我一本古兰经,让我拿回家先看看,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来清真寺找他们交流。事已至此,我便决定再花点时间读读这本我曾经非常厌恶的经典。我读得非常仔细,因为我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要找到古兰经中所有谬论,让那些穆斯林无话可说。

于是,我一找到我认为错误的东西,就即刻去曼西清真寺,可每一次,他们都无比耐心地给我解释,我一次次铩羽而归。

大约八个礼拜后,我对伊斯兰的看法已经彻底改变,我彻底被伊斯兰所折服,我作出了连我自己都感到震惊的决定——我也要做一名穆斯林。

如今,我皈依伊斯兰已有七年,那时欢迎过我的穆斯林兄弟们都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也逐渐取得大家的信任,他们甚至让我担任曼西伊斯兰中心的理事会主席,我真的受宠若惊。




曾几何时,我对伊斯兰与穆斯林只有仇恨,而今,我的恨早已化为爱。穆斯林让我感到温暖,让我再次燃起对生活的希望。有人说我的变化非常戏剧性,其实我也这么认为。但我要告诉大家,我的仇恨之所以会消散,只是因为我对伊斯兰的理解不断加深。

穆斯林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他们和我们一样努力追求美好的生活,热爱家庭,祈祷和平。这是一个极为多元的世界,这个世界不光属于我们白人,它属于我们所有地球人,不分民族,不分种族,不分区域,不分语言。

的确,极个别穆斯林打着伊斯兰的旗号犯下滔天罪行,但是,这些个体并不能代表穆斯林群体,就好似袭击新西兰清真寺的澳大利亚恐怖分子,他信奉基督教,他是白人,但他并不能代表基督教,他不能代表整个白人群体,谁也没有因为他的暴行而去指责整个基督教或白人群体。

直至今日,我依旧对曼西伊斯兰中心及这里的穆斯林兄弟姐妹心怀感激。他们并没有因为我曾在战区残害过他们的同胞而咒骂我,也没有因为我曾经试图炸掉这种清真寺而远离我,他们每个人都无比友善,他们让我感受到伊斯兰的伟大。

我很感激他们,我希望能和他们一样,在世间传播爱与和平。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任何人都不是生来就带着对另外一个群体的仇恨,一切,都源自后天的渲染与误导。作为一名前基督徒,我坚信,西方人对伊斯兰与穆斯林的误解与仇恨,正是源自极右政客及媒体的不断宣传。

此时此刻,我和我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依旧心有余悸。我们深知,在如今这个大环境中,身为穆斯林,我们所有人都有潜在的危险。但是,我们并不会因此而胆怯,更不会因此而绝望。

如果你认识参军时的我,如果你认识刚刚退役回家那时的我,你肯定不会相信,我如今会满心欢喜地与穆斯林谈笑风生,更不会相信我自己也成了一名穆斯林。如今的我,坚信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传递着同样的真理,我坚信他们都是源自独一造物主的天启信仰,虽然基督教与犹太教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我依旧坚信一切都是真主的前定,我坚信,伊斯兰是最终的真理。

我坚信,这三大信仰的根基,就是和平与爱。不论我们身处何地,不论我们信仰何种宗教,我们务必要教导自己的子孙后代,和平与爱,是一切的根基。

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案让每个人都心痛无比,不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都在为死伤者祈祷。当我得知凶手杀害的第一名穆斯林,是在努尔清真寺门口欢迎他的一名老者时,我只有心碎。那名穆斯林老者虽然看到凶手荷枪实弹,却还是微笑着对他说:“你好,兄弟”。

我无法想象那个场景。

我甚至在想,倘若这名恐怖分子如我一样,在初次闯入清真寺时牺牲一点点时间去聆听穆斯林的声音,或许,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

我也在想,我自己也差点成为一名恐怖分子。但是,真主引导了我,打开了我的心门,穆斯林的友善让我回心转意,让我愿意暂且放下仇恨,去听听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的心中充满了悔恨与感恩,我时刻在忏悔,我时刻在感赞真主对我的引导。

作为穆斯林,我们切不可坐以待毙,我们一定要主动出击。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我们的口舌,我们要大声为自己代言,不能再沉默,不能再默许他们肆意抹黑我们。

如今,伊斯兰恐惧症愈演愈烈,每个人似乎都在兜售恐惧与仇恨。我想说,我们需要传播的只是爱,而非仇恨。

袭击新西兰两座清真寺的恐怖分子希望挑起更多仇恨,他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反目成仇,但我们要大声告诉他和他的同类:我们需要爱,需要互相尊重、怜悯与宽恕,我们不需要仇恨。

---------------
编辑:叶哈雅
出处:IndyStar
原文:I wanted to kill Muslims, too. But then I saw the light.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屠杀穆斯林 皈依伊斯兰 穆斯林 美国大兵

上一篇:中国研制成功世界首台无人机灭火救援装备(图)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