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镖
金镖,生于1966年,青海西宁人。曾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马相臣教长帐下求学多年,1988年毕业穿衣。留学埃及九年,1994年获得艾资哈尔大学教法学学士学位。1997年归国,在西宁富强巷清真寺任教长。任教期间,树立“新旧结合中阿并重信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办学理念,十一年培养学子五百多人,其中穿衣39人。现任青海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西宁南关清真寺教长、穆斯林在线伊玛目。致力于清真寺功能的拓展和经堂教育的传承与改革,积极探索并践行向国人传达伊斯兰真谛的最佳途径。
热门排行
魅力伊斯兰
  • 穆斯林心灵的四个境界
  • 骆驼遗骨解开古兰千年的奇迹
  • 马骏烈士革命事迹展在黑龙江省图书馆开幕
金镖:先知穆罕默德的归真
分享到:
2015-01-26 20:24:39 【来源:】 点击:
原标题:穆圣归真

      至圣在伊斯兰教历10年(公元632年)带领十多万圣门弟子们完成了辞别的朝觐,在此之后他在世界上仅仅生活了短暂的83天。今天我们对至圣临终前的日子里所发生的点点滴滴的感人事迹做一回顾,以便使每一个人从中受到启迪。

      睿智全能的真主说:“穆罕默德只是一个使者,在他之前,有许多使者,确已逝去了;如果他病故或阵亡,难道你们就要叛道吗?叛道的人,绝不能伤损真主一丝毫。真主将报酬感谢的人。”(3:144)正如真主所预示的那样,就在至圣发表辞朝演说的那一天,至圣弃世归真的迹象已慢慢显露了。在当日的辞朝演说中至圣说:“人们啊,我不知道明年能否和你们再来这里(朝觐),或许我们永远不能相聚在此地了……”与此同时,真主颁降了如下惊心动魄的经文:“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赐你们的恩赐,我已选择伊斯兰做你们的宗教。”(5:3)在聆听了这节经文之后,大贤欧麦尔失声痛哭,当人们不解地问其原因时,他忧心忡忡地说:“犹如十五的团月逐渐缺损的那样,一件事务一旦完美,就会出现残缺。”

      在至圣返回麦地那后的某夜,他在一位弟子穆石海布的陪同下来到圣寺附近白格尔墓地久久地为那里的亡灵们祈祷。离开时他对该弟子说:“真主让我在今世的荣华与相逢真主入天堂之间选择,我选择了后者。”在返回的路上,至圣感到头部剧烈地疼痛。回家之后的数天里,至圣持续性地发烧,但他强忍着病痛一直给弟子们领拜。他时而去吴侯得烈士墓悼念,时而去看望他的妻子们,其情状如同与这些亡灵以及活人们告别一般。他多次询问:“明天我在哪?”善解人意的妻子们明白了他发问的用意,纷纷同意他一直住在他最心爱的妻子阿依莎那里。同胞们,此时身染重病的至圣完全可以自由选择住在哪一位妻室处,但他依然做到了对众妻室的公正。难耐的高烧一直折磨着他病弱的身体,某日他要求人们从不同的几口井里打来水,把七桶水浇在自己的身上,当他稍感一丝的轻松时,就头缠绷带,缓缓地步入圣寺,站在演讲台上对弟子们说:“真主让他的一个仆人在今世的荣华与相逢真主、入天堂之间做选择,他确已选择了后者。”大贤艾卜·伯克尔听到此言后泣不成声,至圣一边安慰他,一边对众弟子们说:“在对我物质与精神的辅助方面,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与艾卜·伯克尔相比。”至圣接着说:“除艾卜·伯克尔家的后门外,把所有通往圣寺的每一家的后门都堵起来(当时许多圣门弟子的后门都通往圣寺)。假如除真主以外,让我在人们之间选择一位密友,那么非艾卜·伯克尔莫属。”同胞们,我们要学习至圣感恩图报的美德,凡是对自己有过恩惠的人都应当有一份真诚的感恩之心,而不能因事过境迁而忘恩负义。同时我们要学习艾卜·伯克尔对至圣和伊斯兰的忠烈与赤诚。艾卜·伯克尔是至圣的挚友,也是最先笃信至圣使命的人,出于对至圣的爱戴,他把女儿许配给了比自己年长的至圣。至圣在迁徙麦地那途中生命最危险的时刻,他独自一人陪伴在至圣的身边,他用自己的全部资财扶持了至圣的宣教大业……

     在另一次演讲中,至圣吃力地对弟子们说:“若是我欠了谁的债,请赶快来索取;如果我在无意中亏害了谁,快来报复……”至圣将此话重复了数次。同胞们!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身染重病时应向至圣学习,立马还清债务,向曾被自己亏害过的那些人亲自要口唤求得原谅。

      后来至圣的病情愈加严重。据伊本·买斯欧德传述:他说:“当时我去看至圣,他正在发烧。我说:”主的使者啊!你发烧得很厉害!”至圣说:“是啊!我的发烧程度相当于一般发高烧者的两倍。”我说:“这说明你能得到两份回赐吗?”至圣说:“是的,同样,只要一个穆斯林受到一根刺扎或更小的伤害,安拉就以此赎去他的罪过,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两大圣训集)同胞们!生老病死是真主为人类制定的常道,在健康时我们当加倍感谢真主,然而我们一旦生病时,更不能抱怨。因为真主将会藉着病痛的因素赎去我们昔日所干的一切罪过。

      某日,至圣拖着极为虚弱的身体带领弟子们礼了昏礼,直到宵礼时他的病痛加剧了,然而当他得知弟子们在等待自己时,就挣扎着洗了小净,此时他却昏过去了,苏醒后又挣扎着洗,又再度昏过去。最后只得命令艾卜·伯克尔替自己带领宵礼……
兄弟们!至圣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依然对礼拜是如此的重视,而我们却随便找借口撇弃集体礼拜,甚至不礼拜,我们还有何资格做至圣的教民呢?切记,礼拜是一件至圣临终前对我们嘱告的最重要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撇弃。

      尽管至圣在生前没有明确地指定继承人,但从他对艾卜·伯克尔高度德评价和器重中(至圣在病危时把率众礼拜的重任都委托于他)不难看出在至圣弃世归真后艾卜·伯克尔是唯一合法的哈里发,这也是圣行大众派一致的观点,对此我们不应当持丝毫怀疑的态度。

    清高的真主在《古兰》中说:"人人都要尝死的滋味。”(3:185,21:35,29:57)“你确是要死的,他们也确是要死的。”(39:30)

      穆圣(赐主福安)辞朝回来不久便染上了重病。伊历 11年3月11日是个星期天,穆圣释放了他的奴隶,让他们成为自由人。当时,奴隶制在世界上很盛行,甚至之后的很多时代,包括一些所谓“自由、民主”的国家都曾施行奴隶制。自称“文明、进步”的美国曾杀戮许多印第安人,几乎把他们赶尽杀绝,致使劳力不够又被迫从非洲贩卖奴隶。美国黑人的祖先绝大多数都是像牲口一样被贩卖到美国的奴隶。

      我们伊斯兰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就提倡释奴,不仅仅是口头提倡,穆圣还身体力行,就在他归真前一天亲自释放了自己的奴隶。舍散了仅有的七个金币,那晚,圣妻阿依莎向邻居借了灯油。穆圣的铠甲还抵押给一个犹太人,换取三十升大麦。他把曾经为主道奋战、与敌人厮杀的武器赠送给了众穆斯林。

      穆圣病重,浑身发热。当时穆圣身旁有个水罐,热得受不了就用手沾水,抹在脸上,然后说:“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死亡确是痛苦的。”

     在痛苦的煎熬中,穆圣没有忘记他的教民,嘱咐大家要谨守拜功,善待奴隶。

      谨守礼拜。穆圣说:“礼拜是教门的支柱,谁谨守拜功,谁便力行了教门;谁撇弃了礼拜便破坏了教门。”而我们做为穆圣的教民,随便撇礼拜,竟然还说有空再还补!“拜功对于信士,确是定时的义务。”(4:103)我们不说,谁礼了拜其教门就完美了,但作为穆斯林,连礼拜都不做,其它的就无从谈起了。

      善待奴隶。这个时代奴隶已经不存在了,但人与人之间社会地位不同,我们要善待我们的雇员和为我们做事的人。善待雇工比善待奴隶更应该。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是如何对待雇工的?

      伊历11年3月12日星期一,那是穆圣生命的最后一天。艾卜·伯克尔带领大家做晨礼,穆圣揭开阿依莎的门帘,看到大家礼拜的样子,他笑了。艾卜·伯克尔随即后退,以为穆圣会像上次一样出来领拜,圣门弟子们看到穆圣出来感到很高兴,然而穆圣示意大家继续礼拜,然后进门并放下了帘子。这是穆圣在今世最后一眼看他的弟子们。尽管他尝受着死亡的痛苦,但他看到大家排班礼拜时欣慰地笑了。穆斯林同胞们!让我们谨守集体礼拜,它最能博得真主的喜悦,穆圣的喜欢。

      礼拜结束,圣门弟子们高兴地回去了,因为他们以为穆圣的病好多了,快痊愈了。艾卜·伯克尔也回家了,但万万没想到,这是穆圣在世的最后一天。

      法图麦来探望父亲。法图麦是穆圣的小女儿,非常受疼爱,每次她来,穆圣都会拥抱、亲吻她,还说:“欢迎你啊,我的女儿。”然后铺展衣服让她坐在上面。法图麦看到父亲痛苦的样子心疼地说:“我的父亲啊,您受苦了。”穆圣回答说:“我的女儿啊!今天之后,你的父亲就不会受苦了。”穆圣给法图麦说了悄悄话,她立即就哭了,第二次又说悄悄话,她笑了。穆圣归真后,有人就此询问了法图麦。她说:“穆圣告诉我,由于这个病他会归真,所以我就哭了;第二次他告诉我,我是众妇女的领袖,我将是去见他的第一位亲人,我就笑了。”果然,半年后法图麦归真了。

      穆圣叫来两个外孙哈桑、侯赛因,嘱咐他俩善待别人,又嘱咐众妻对教门虔诚、谨守礼拜。阿依莎的兄弟阿布杜·拉赫曼手拿米斯瓦克(天然牙刷)来探望穆圣。阿依莎说,穆圣的眼神告诉我,他想要那根米斯瓦克,然后我问他:“你想要刷牙吗?”他点头表示想要。阿依莎说:“真主给我最大的恩惠是,穆圣归真前,我和穆圣的口水相掺在一起”她接过牙刷,用口水浸湿后递给穆圣。

      关于穆圣刷牙有两种传述:一、穆圣亲自刷了牙;二、阿依莎帮穆圣刷了牙。刷牙即毕阿依莎发现穆圣眼睛向上翻并抬起了手,她立即把穆圣抱在怀里,耳朵贴过去,听见穆圣说:“主啊!求你让我同众先知、诚实者、烈士、清廉者在一起。主啊!你饶恕我,慈悯我吧,让我伴随最崇高的伙伴!”最后一句,说了三遍。
  
      “最崇高的伙伴”有两种解释:一、天堂最高处的天使们;二、最崇高的慈悯者——真主。

      然后,穆圣的手垂了下来,在阿依莎的怀里归真了。穆圣的归真说明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人人都要尝死去的滋味,只有真主才是唯一的主宰。

      大家悲痛万分,而欧麦尔不愿意相信,他喊道:“谁说穆圣归真了?穆圣不会逝世,而是像穆萨圣人那样去见他的养主,四十天后回来的那样。谁要是再说穆圣归真了,我就收拾谁。”

      艾卜·伯克尔闻讯赶来,径直走进阿依莎的房间。穆圣静静地躺着,盖着一件斗篷,他揭开斗篷亲吻了穆圣的尊容,然后说:“你多么美啊!活着的时候如此,归真了还是那么美,一个人不会尝受两次死亡,你已尝到了真主给你注定的死亡。”

      艾卜·伯克尔走出房间见欧麦尔在大喊,便说:“欧麦尔啊,稍安勿躁!”但欧麦尔坚持不肯,这时,大家撇下欧麦尔朝艾布·伯克尔走去。艾卜·伯克尔不愧是穆圣的哈里发,他说:“你们中谁崇拜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已经归真,谁崇拜真主,真主确是永生不灭的。真主说:‘穆罕默德只是一个使者,在他之前,有许多使者,确已逝去了;如果他病故或阵亡,难道你们就要叛道吗?叛道的人,绝不能伤损真主一丝一毫。真主将报酬感谢的人。’”(3:44)

       大家听到这段经文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段经文早就下降了,人们忽视了好像没有下降一样。欧麦尔说:“我听了艾卜·伯克尔念这一段经文,才确信穆圣真的归真了。我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假设除真主外还有其它“值得崇拜”的,那么我们的使者——万圣万贤的领袖是最值得的,但事情绝非如此!穆圣也归真了,这告诉我们:只有真主才是主宰,其余都是仆人。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伟人都埋在黄土之下,包括秦始皇、汉武帝、唐宗宋祖等中国历代皇帝。多少科学家研究来研究去,最终还是无法逃避死亡。前不久,苹果前CEO乔布斯,人称“乔不死”但还是死了。所以,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要死亡。

      穆圣归真了。时值伊历11年3月12日星期一享年,63岁零4天。这是按教历算,如按公历计算,穆圣享年61岁。

      穆圣曾说:“我的教民寿数是六十至七十岁。”穆民同胞们!我们要向真主悔罪,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去见真主。
   
      “行一个小蚂蚁重的善事者,将见其善报;行一个小蚂蚁重的恶事者,将见其恶报。”(99:7—8)

       行善还是作恶,自行选择!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圣归真 穆罕默德 先知

上一篇:金镖:教历三月 赞圣之月
下一篇:金镖:以清真寺为中心(五)—— 论清真寺的宣教功能

相关新闻